當前位置:【新安中學首頁】>【德育園地】>【班主任園地
走向教育故事的更深處
  [2022-01-04 08:55]  瀏覽次數:506
【字體:放大 正常 縮小】 【打印頁面】【關閉窗口

來源:中國教師報 2021-12-22 作者:宋鴿

訪談嘉賓

王維審 山東省臨沂市蘭山區教體局教研員,近年出版《尋找不一樣的教育》《做一個不再困惑的教師》《推開教育的另一扇窗》《做有故事的教育》《成為更好的老師》《像教育家那樣去追求》《成長的常識:給青年教師的50封信》等著作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幾乎所有的教師都可以在教育實踐中獲得一些經驗,只不過這些經驗往往是以小改進、小創造、小成果的形式存在。這些小收獲就像是散落在人生旅途中的珍珠,需要用建設的方式做成漂亮的珍珠塔。而寫作就是把那些零零散散的經驗,通過設計、組裝和優化,增加新內容、充實新知識、創立新結構,實現從“散落的珍珠”到“宏偉的珍珠塔”的嬗變。

人生漫漫,每一步留下的可能是財富,也有可能是塊壘。在王維審看來,寫作既可以通過縝密的設計將“財富”建設成人生的大廈,也可以在傾訴、宣泄與自我說服中化解人生的塊壘。

撿拾教育途中散落的“珍珠”

中國教師報:在您的新書中,有一個年輕教師提出了這樣的觀點:我并不想成名成家,只想認真工作,過好自己的教育人生,寫作對一線教師來說就是一件奢侈品,華麗而不實用。您怎么看待這樣的觀點?

王維審:在我的認知里,教師寫作的目的從來不是“成名成家”,而恰恰就是為了“過好自己的教育人生”。

教師的教育人生大概有兩個層次:一是活在當下,在行動上只做明顯有用、能夠解決現實問題的工作,生活得具體而實在;二是追求詩與遠方,不滿足于已有的成功、舒適和安逸,可以自覺、主動地追求自我突破。無論是具體而現實的人生,還是高遠而詩意的人生,要想實現“過好”的標準就要有教育寫作的參與,讓教育生活不斷趨向好的方向和未來。

寫作是幫助教師優化教育實踐、提升教育效益的重要手段。即使是追求“活在當下”的教育者,也需要不斷探索好的教育方法,不斷修正自己的教育行動,以便更快地達成眼前的目標,更多地獲得實用價值。這些“更快”“更多”的實現,需要教師具備系統的反思能力,而寫作無疑就是一種最有效、最深刻的反思載體和手段。

寫作是教師專業發展的一個路徑,是教師重新組裝已有的知識經驗,建構起對新知識的理解,形成新能力的過程。寫作,是為了讓教育人生更加順暢、豐富和自由,讓個體的教育生活更具品質,而不是為了建功揚名,也不是為了成名成家。

中國教師報:您從1997年開始撰寫教育敘事,多年來也一直強調“故事”在教育中的積極作用,教育為什么需要故事?

王維審:一個好故事勝過千言萬語的教育。我在農村中學工作時,學校所在的鄉鎮是有名的板材產業基地,許多農民借助地域優勢成了大大小小的老板。有一個學習成績很好的學生,他的堂哥小學沒讀完便經營了一家板材廠,過著愜意的老板生活。這讓他覺得上學沒什么用,還不如早早回家掙大錢。

于是,我給他講了馬和驢的故事:唐太宗貞觀年間,長安城內的一個磨坊里有一匹馬和一頭驢。后來,這匹馬被玄奘大師選中前往印度取經。17年后,這匹馬馱著佛經回到長安,重回磨坊會見它的驢子朋友。老馬談起這次旅途的經歷:浩瀚無垠的沙漠,高聳入云的山嶺,蒼蒼茫茫的森林,神奇的國度……驢子驚嘆道:“你有這么豐富的見聞呀!”老馬說:“我們跨過的距離其實是大體相等的,當我向西域前進的時候,你一步也沒停止。不同的是,我打開了一個廣闊的世界,而你被蒙住了眼睛,一生圍著磨盤打轉?!敝v完故事,我對他說:“你想要怎樣的生活,想好了告訴我?!钡诙?,他就帶著書包回到了教室,很堅定地告訴我——同樣是掙錢,他不想在村子里打轉。

我們都知道,好的教育是溝通出來的。教師想要把自己的觀點輸送到學生心里,必須有溝通藝術。那么,故事無疑是師生溝通的最佳媒質。不僅在與學生的溝通中需要故事,與家長的交流中同樣需要?!段业墓适滦图议L會》一文中,我把“奧巴馬堅持參加家長會”的故事講給那些不愿意參加家長會的家長,在輕松詼諧的氛圍中完成了雙方良好的溝通。

于教育而言,講故事遠比講大道理更接近教育。因為,有故事的教育就像是給“道理”穿上了美麗的外衣,讓它不再冰冷而生硬,而是洋溢著溫情、詩意和悠遠的清香。

從“無事可寫”到“事事新鮮”

中國教師報:如果說教師每天都生活在“故事”中,為什么許多教師總覺得無事可寫或者寫不出來?

王維審:確實有這種情況,我在與教師交流教育敘事寫作話題時,經常有教師談到“無事可寫”,這大概與“久居蘭室而不聞其香”是一樣的道理。一位教師從“事事新鮮”到“麻木遲鈍”,通常只需要一兩年的時間,而要想重新回到“事事新鮮”則需要長久的寫作訓練——通過寫故事提升發現問題的敏感度。由此,當感覺到“無事可寫”的時候,恰恰說明此時此刻的你需要開始寫作,而“寫不出來”則說明你還沒有開始寫。

中國教師報:有時候教師遇到一個教育事件,模模糊糊有一點感觸,但又抓不住重點,怎么辦?

王維審:就同一個教育事件來說,我們可以有兩種寫作策略:一是系統反思、全面建構,就是把整件事情完完整整地寫出來,并從不同的方向進行反思,提出完整的、系統性的主張;二是關注一點、深耕一隅,抓住事件中的某一個方向,進行深入的、聚焦式的思考,從而提出更具體、更有針對性的觀點和主張。這兩種策略,前者屬于對故事的“宏大”加工,需要一定的寫作能力來支撐,否則容易流于泛泛而談;后者則是從具體問題入手,更容易探討出頗具社會性的關鍵焦點,更值得一線教師嘗試。

所謂的“抓不住重點”,其實就是確定不了“關注點”,也就是不能從豐富的故事素材中發現并確定有價值的寫作主題,這應該是初學寫作者普遍存在的問題。我給出的建議有兩個:一是善剝洋蔥,其核心思維就是抓住問題的根本和核心,從正向層層遞進地撥開表象,把問題還原到本質,然后再進行推理論證、尋求答案;二是逆向思維,就是把似乎已成定論的事物或觀點反過來思考的一種思維方式,也就是善于“反其道而思之”,從問題的反面進行深入探索,形成新的感悟和觀點。

中國教師報:什么是好的教育故事?如何發現好故事?

王維審:好的教育故事生長在教師的教育生活中,它不可能自動跳入我們的眼簾、融進我們的思維,需要我們有一雙善于發現的眼睛,這就涉及如何發現好故事的問題。在與教師交流時,他們問得最多的就是——我怎么就沒有發現那么多好故事呢?在這里,我分享一下自己的“四字”經驗:憶,每天晚上拿出10分鐘時間,認真回憶一天經歷的所有事情;梳,在對比、覺察和領悟中篩選出那些有意義、曾經令自己怦然心動的典型事件;構,細致“回放”所選事件,再現故事內容、故事細節和故事價值,建構故事框架;敘,記錄親歷或聽到的經典故事。

中國教師報:同樣的教育事件,為什么有的人能夠發現其中的教育價值,有的人卻讓“意義”擦身而過?

王維審:好的故事就是好的隱喻,一定蘊含著豐富的教育價值。這種教育價值可以體現在兩個方面:一是用隱喻故事來影響學生,可以通過教師的講述、設計甚至課程化得以實現;二是用真實故事來發展教師,通過對親歷故事的發展性挖掘促進教師成長。

通常,我比較習慣用四步法來進行反思:判斷——我(他)做得對嗎?探索——這件事情的本質是什么?追問——還有沒有更好的做法?方案——怎樣才能做得更好?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《不會的同學請舉手》,講的是一位名師在課堂上故意忽視“舉手表示不會”的一個學生,得出“全班同學都會了”的結論。在故事講述之后,我進行了如下追問:他這樣做對嗎?不對!“忽視舉手同學”這件事本質是什么?追求虛假的課堂繁榮。怎么做可能會更好?杜絕表演型課堂。我的行動方案是什么?常態課堂的五個核心要素。你看,從一個學生舉手被忽視的細微小事中,通過反思這一利器的挖掘,竟然提出了從“表演課”到“常態課”的行動路徑,這就讓具體事件的意義得以放大和存留。

教育敘事,不僅僅是講故事

中國教師報:作為編輯,我們每天都能收到許多讀者投稿,未被錄用的稿件往往存在一些共性的問題,比如通篇流水賬式敘事;文章有多個案例,但案例之間沒有清晰的邏輯關系,甚至文不對題……重要的是,許多作者并不是寫作新手,您覺得問題出在哪里?

王維審:我覺得上面的問題可以概括為寫作能力和寫作習慣兩個話題。

先說寫作能力。教育敘事是講故事,但不僅僅是講故事。我們寫出一個故事的目的,是希望借助這個故事來發現更多的教育意義,從故事到意義需要寫作者具備一定的邏輯表達和寫作能力。在長期的教育敘事寫作中,我提煉出自己的敘事模型——三段式教育敘事,即“故事+反思+主張”,這既是一種邏輯表達路徑,也是我個人寫作的基本模式。在“三段式”教育敘事模式中,第一步是寫故事,基本要求是開篇簡明扼要、情節生動、語言樸素深刻;第二步是基于故事進行反思,基本要求是從具體的事件中反思出普遍存在的教育現象;第三步是形成自己的教育主張,就是對反思出來的教育現象進行建設性剖析、論證,從而提出自己就這一現象給出的理解、主張或方案。前面的流水賬、多案例紊亂等問題,完全可以通過這一模式的訓練得以解決。

再說寫作習慣。有的教師寫一年半載就可以拿出成熟的作品,有的教師寫了三年五年依然摸不到寫作的要領,其原因在于沒有養成“刻意寫作”的習慣。三五年依然寫不出好文章的老師,大多是隨性寫作的人,不謀篇布局、不規劃建構,想到哪里就寫到哪里。

一個堅持刻意寫作的老師,他的內心一定有一個好文章的標準和范本,會通過對“寫好每一篇文章”意念的堅守,在不斷修正和推倒重來中慢慢走向“好文章”。敘事者團隊的張志剛老師在剛剛開始寫教育敘事時,曾經采用先背誦優秀范文,間隔一段時間再復寫的辦法,從而讓自己的寫作能力迅速得以提高。他的這個方法的巧妙之處就在于背誦之后不是馬上進行復寫,而是間隔一段時間。這樣一來,文章的具體細節就被過濾掉了,只留下范文的骨架和精彩之處,他所做的就是在“骨頭上貼肉”的事情。本質上,他是在內心里不斷引進優秀文章,不斷為自己樹立值得追求的境界。

中國教師報:故事除了作為教師反思性寫作的資源以外,還能為教育帶來怎樣的價值,您在這些方面有沒有進行過探索?

王維審:我把20多年的“故事研究”分為三個階段:一是寫故事。借助教育敘事寫作來提高自己的教育實踐能力,自1997年開始,始終堅持、從未間斷;二是用故事。自2003年開始探索將故事柔軟的、天然的說服性植入到教育實踐中,積極探索故事型班會、家長會、晨會等德育活動以及故事型學科課堂;三是研故事。自2013年開始,我通過三項省規劃課題的研究提出了“敘事教育”的核心理念,開發了敘事教育系列課程,將故事作為個人的主要研究內容。

在《做有故事的教育》一書的封面,我用過這樣一段文字:故事的魅力在于,它不會敲著我們的頭指指點點,而是將教育娓娓道來。也許這就是故事的魅力——從寫故事到用故事再到研究故事,我正是被故事的這種魅力所吸引,一步步走向了故事的更深處。

總訪問量:人次 總瀏覽量:13031人次 日均訪問:7588人次 今日訪問:3564人次 在線人數:12383
六安市新安中學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允許不得轉載信息內容、建立鏡像 網站備案號:皖ICP備05009496號 安徽教育網站前置審批號:JXQZ382
 Copyright? 2003 www.doseofcoffe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支持:皖西電腦有限公司六安新聞網
郵編編碼:237151 辦公室:0564-2311115 教務處:0564-2315138
亚洲三级视频